2018:向世界乐坛发出中国声音

多明戈、郎朗、马友友、齐默尔曼、穆勒、蒂勒曼、潘德列茨基,柏林爱乐乐团、伦敦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歌剧《纽伦堡的名歌手》《奥菲欧》《切肤之痛》……2018年,有太多闪亮的名字呈现 在北京舞台,也有适当 多现象级的剧目在北京登台。面对诞生于西方的古典音乐,中国艺术家现已 不满足于重复经典,而是以新的诠释,为世界经典融入时尚的审美和中国的血液。

音乐:北京成为世界的舞台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很多艺术家回忆起当年的北京音乐表演 市场都说,上世纪90时代 ,人们都夸耀 自己出国看表演 ,可到了今天,世界上精彩的表演 纷乱 来到家门口,在北京就能够 看得到。

一整年中,最值得回味的就是被乐迷称为“天团”的柏林爱乐乐团的到来。间隔 前次 乐团在北京登台,已时隔七年,这次还有乐坛当红指挥杜达梅尔及钢琴家郎朗的加持,更加具有独特意义。接连 两天在国家大剧院的表演 ,这支“天团”展示 出超凡的实力,乐团全体 对音乐的走向有着恰到利益 的把握 ,铜管部发挥极佳,木管声部与郎朗的高度符合 彼此 烘托 ,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化 的印象。

柏林爱乐乐团并不是 来京乐团中的一枝独秀。一年中还有伦敦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捷杰耶夫和他的马林斯基交响乐团等多支世界劲旅前来,指挥家巴伦博伊姆、蒂勒曼、潘德列茨基,钢琴家克里斯蒂安·齐默尔曼、布赫宾德、席夫,大提琴家马友友、王健,小提琴“女神”穆勒等纷乱 来京,给观众带来一场场听觉盛宴。

每每名家名团到来,台下的观众在倾听 音乐,台上的艺术家也在“观察”着台下的观众。面对北京的观众,大大都 外国艺术家都发出由衷的惊叹:年青 人真多!著名指挥家巴伦博伊姆在国家大剧院登台后感叹:“没有任何一个当地 能有这么多年青 的观众来听音乐会,并且 他们的观演素养这么高,这样的感觉真好!”著名歌唱家多明戈也说:“有一个说法是‘中国将可能拯救世界的古典音乐市场’,我认为这是对的。”

艺术家们没有只把北京当成表演 的一站,而是与中国观众建立起了深沉 的联络 。捷杰耶夫简直 年年报到,刚在北京国际音乐节登台的指挥家帕沃·雅尔维,又率行将 执掌帅印的瑞士苏黎世市政厅管弦乐团到来。北京现已 成为世界音乐舞台中的重要一极,此言非虚。

剧目:以今世 语境重述经典

本年 还有不少现象级的剧目在北京歌剧舞台上露脸 。《奥菲欧》《切肤之痛》《纽伦堡的名歌手》《罗密欧与朱丽叶》……无论中西艺术家上演的剧目,都不满足于重复讲述经典,而是以今世 人的视角与经典对话。

作曲家蒙特威尔第的歌剧《奥菲欧》是西方音乐史上公认的最早的一部歌剧,可在本年 北京国际音乐节的舞台上,中国原创的浸没式歌剧《奥菲欧》首演,从音乐到剧情大胆改写了原作故事。青年作曲家王斐南原创很多 唱段,风格极为多样,导演邹爽把情节大胆打开 ,将三里屯的红馆安置 成婚礼现场,让观众沉溺 在剧目之中,跟从 身边的演员,一同 探寻情节的走向。

“国外艺术家在重写自己的经典,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是邹爽的理念,也是不少中国年青 艺术家的寻求 。中国艺术家想在世界舞台上发出声 音,除了演绎经典,勇于 重述经典也是有必要 迈出的一步。

对经典作品的全新诠释也帮古典音乐向路人“吸粉”。国家大剧院与英国皇家歌剧院、澳大利亚歌剧院联合制造 的瓦格纳歌剧《纽伦堡的名歌手》,长达五个半小时、剧组多达400人,这样的巨制能在中国上演现已 发明 前史 。风趣 的是,歌剧讲述的是几个世纪前的欧洲故事,可台上的一位演员俄然 拿出一部手机,边唱边玩起了自拍,还引来了台上其他歌唱家的围观。

当然,这是导演的特意组织 ,他期望 歌唱家以今世 的自拍体现 出人物 对自己的注重 ,同时,这样的穿越桥段也打破了古典音乐高高在上、正襟危坐的形象。

古典音乐其实不 等于老旧,艺术作品相同 可以跟着 时代的变化加入新的元素,假如 能让经典在当下语境中焕发新的活力 ,何乐而不为?

行业:版权保护仍需更多注重

2018年明星大咖齐聚、好剧新剧繁复 ,但杰出 的行业生态不能只靠艺术家单打独斗,还要有健康的市场保驾护航。本年 ,“版权”成为音乐行业的要害 词。多明戈在年初来京表演 时曾提到,盗版相同 是困扰西方音乐界的问题,网友买书可以在亚马逊等网站上支付,想听音乐却能在网络上免费取得 ,假如 能解决音乐的盗版问题,会促进行业的繁荣。